女子捐献女儿器官被同村人指责“卖儿发财”

时间:2019-06-07 责任编辑:茅唯铌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点击:42次

  旧闻

  一个器官捐献家庭

  的感人故事

  2012年5月18日,本报记者在浙医一院脑外科重症监护室里,见到了开化县青坑乡对门村的17岁女孩徐雨文。一对农村夫妇趴在病床两边,竭力呼喊着已经无意识的女儿,他们时刻期待着女儿能够给一点回应。

  2011年9月,当徐雨文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开化中学后不久,突然被确诊患上了脑部胶质瘤。尽管父母带着她到处寻医问药,但病情还在不断恶化。

  在她命悬一线之际,朴实的父母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实在无法挽留,希望捐献女儿所有器官,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2012年6月11日,重病一年多的徐雨文终于还是离开了她深深眷恋的家人。当天下午4点多,文文的妈妈徐萌仙在人体器官捐献同意书上签了字。

  徐雨文给这个世界留下的最后的礼物:一个心脏,一个肝脏,两个肾脏和两个眼角膜。这些宝贵的器官分别移植到了四位器官衰竭患者和两位失明患者身上,让他们重获新生、重见光明。

  经本报独家报道后,这个普通农村家庭的故事感动了许多人,让大家再一次感受到了人间大爱。

  新拾

  再次见到徐雨文的母亲徐萌仙时,她已经带着徐雨文的弟弟,从偏僻的小山村搬到了开化县城的廉租房里。

  每逢周末,10岁的儿子都会问她:“妈妈,你老是把我关在这儿干吗?我要回老家去!这里没有小朋友陪我玩,我好孤单。”

  不过,徐萌仙没有后悔做出这个决定,被村里的流言蜚语困扰了9个月后,这位衢州“最美妈妈”最终选择了坚强,慢慢开始寻找属于他们这个家的幸福生活。

  回老家后被乡里乡亲喊“富婆”

  去年6月,徐萌仙和爱人回到了老家,衢州开化县音坑乡对门村。令夫妻俩意想不到的是,他们等来的不是村里人的支持和关怀,而是不绝于耳的流言蜚语。有的村民甚至在背地里说徐萌仙是靠卖女儿的器官赚钱。

  记者了解到,文文的器官按照法律规定无偿捐献后,陆陆续续有单位或个人到徐萌仙家看望慰问,政府曾经送过来两万元的慰问金,之后还提供了廉租房,并让文文的弟弟去开化县城的小学上学。

  “一出门,他们就喊我‘富婆’。”徐萌仙坐在廉租房里,眼圈红了,最终眼泪止不住地滴落下来,“就算是开玩笑,我也接受不了啊,这是我女儿的命啊,给我多少钱我也不换呀!”

  备受委屈和白眼的不止是徐萌仙,还有文文的弟弟小雨豪,村里曾经玩在一块的小伙伴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而是挖苦他:“你妈妈卖你姐姐,当心晚上你姐姐找你要眼睛!”小雨豪回家,伤心地问徐萌仙:“妈妈,他们都说你好狠,卖姐姐的眼睛,是不是这样啊?”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告诉他,你还小,很多事情不懂,别听他们瞎说。”徐萌仙边说边抹眼泪。

  实在是觉得撑不住了,徐萌仙就给杭州医院的汤护士打电话,“我回老家前,汤护士就和我说,农村肯定很多人对我做的事不理解,要我一定要顶住。”徐萌仙说,“现在我有什么事情,就跟她说说,心里舒服点。”

  志愿者到村里放电影破解老观念

  听说了徐萌仙一家的窘境,开化县的志愿者们坐不住了。

  腊月廿八,10多个志愿者赶到徐萌仙家里,包了一顿热气腾腾的饺子,还张罗着播放有关徐雨文的影片,向村民们宣传无偿捐献器官的伟大。

  这是一个坐落在山坳中的村子,一条山间雨水汇聚而成的小溪穿过村子正中央,虽然小溪两旁竖起了不少三层小楼,但赤裸着砖胚的外墙,以及下午三点仍在闲散着打牌喝酒的人们,诉说这片土地的贫穷与封闭。

  夜晚降临,村里最大的一片晒谷坪上支起了白色的大幕布,随着影片的播出,村子里大部分人,第一次听到了“无偿捐献器官”这个名词,第一次感受到了文文器官捐赠的价值,也终于理解了徐萌仙满肚子的委屈和痛苦。

  “文文爸妈刚回来的时候,是有人说她卖器官。”村里的老支书徐昌黎告诉记者,“那是因为大家都不懂,现在大家知道了,都觉得文文妈妈这件事做得很好。”

  不过,现在徐萌仙仍然愿意住在开化县城里,她告诉记者,除了要接送儿子上学,还有是为了逃避压力。

  “当初我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能帮助更多小孩就行了。”徐萌仙说,但如今头顶光环,徐萌仙觉得在乡亲面前做什么都不对,往常说笑几句就过去的小矛盾,现在变成了一种尴尬。

  “我还是愿意住在开化县城。”徐萌仙说,“在开化县城没有人认识我,也不会有人指指点点,没有人打扰,安稳过日子就好。”

  每天做来料加工补贴家用

  徐萌仙在开化县城的家,是政府提供的廉租房,48元一个月,一室一厅。

  客厅里放着一张方方正正的桌子,卧室里放着一张床,墙上挂着电视机,其他就没有大件东西了。

  桌子上面堆放着彩色的布料和布条。“我身体不好,没法出去打工,就做点来料加工补贴家用。”徐萌仙说。

  小块的圆布料里填充着一小团棉花,做成个小球,缝在布带两头,做成一个,就能得到工时费1角钱。做这很花工夫,也很费眼睛,一上午做20个就很不错了,也就赚个两元钱。

  文文爸爸身体也不太好,偶尔替别人家干点水泥工。家里没啥收入,为了节省开支,通常文文爸爸住在村里,徐萌仙一个人带着儿子住在开化县城,吃的也是从老家带来,自己种的小青菜。

  昨天下午,记者看到徐萌仙的厨房里搁着个碗,里面剩着点面条,舍不得倒,留着晚上吃。

  小雨豪在附近小学上学,中午不回来吃饭,所以徐萌仙的中饭,通常都是面条、早上剩的稀饭凑合着来。晚上小雨豪回来,她才会切点肉给儿子补身子。

  文文生病前,家里正在盖房子,在对门村,记者看到了这所尚未完工的三层小楼。除了一楼有门有窗,二楼、三楼连窗框都没装上。房子大门紧锁,透过窗户缝,可以看见房子里仍然竖着脚手架。

  文文的病,让这个家庭欠下了十几万元的债务,也让这幢房子半途而废。“我现在想尽快调整好身体。”徐萌仙说,“等身体好了就找活干,无论怎样,都要把欠的债给还上。”

  懂事的儿子是全家人的希望

  让徐萌仙欣慰的是,读小学二年级的儿子小雨豪越来越懂事了。

  文文生病这两年,徐萌仙夫妻俩一心一意照顾文文,疏忽了小雨豪,小雨豪曾经问过徐萌仙:“妈妈,姐姐是你亲生的,我不是你亲生的吗?”如今,小雨豪再也不会说这样的话。姐姐走后,他突然长大了。

  徐萌仙想念女儿,一个人偷偷地哭时,小雨豪不会像以前那样烦躁,而是给妈妈递块毛巾,站在妈妈身边安慰她:“妈妈别哭了,我会懂事的,我会替姐姐照顾你的,你放心。”

  散步的时候,小雨豪还会和妈妈玩游戏,“妈妈,你往这条路走,我往那条路走,到学校,看谁快!”

  由于之前文文爸妈带着文文辗转各地看病,小雨豪的学习比较差,这可急坏了一直在帮助文文一家的志愿者们,他们特意派了一名志愿者,一个星期三天,到徐萌仙家给小雨豪补课。上个学期期末考试,小雨豪语文考了90分,数学考了95分。

  这一周,小雨豪当上了值日班长,可高兴了,回家第一时间就告诉徐萌仙,全家人都很开心。

  “我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能把雨豪带好,考上大学,回报那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徐萌仙说。(记者 吴佳妮)